中国民主促进会石嘴山市委员会欢迎您!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民进风采

会员王淑萍作品- 龙泉美意

发布日期:2020-06-19 18:12:56
 

个人简介:

王淑萍 回族 宁夏石嘴山市平罗县人,民进会员,平罗县政协委员,宁夏作家协会会员,石嘴山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,石嘴山市新联会理事。




龙泉美意

“树绕村庄,水满陂塘。倚东风、豪兴徜徉。小园几许,收尽春光。有桃花红,李花白,菜花黄。远远围墙,隐隐茅堂。飏青旗、流水桥旁。偶然乘兴、步过东冈。正莺儿啼,燕儿舞,蝶儿忙。”秦观虽身居江南,隔了千里不说,还隔了千年,但读他的这首《行香子·树绕村庄》,眼前一一对应的,竟是龙泉的景。

“树绕村庄”。这树,是立在村子中间耳鬓厮磨的那两棵核桃树,你守着我,我望着你,据说已走过了白金的婚约。是奉了父母之命还是随了媒妁之言,抑或本就是青梅竹马、两小无猜的两个,都未可知。平日里无言相守,像村里那些老夫老妻,偶尔风起,喁喁私语,说的是家长里短,道的是柴米油盐。有心的龙泉人,系了同心结,绾了同心圆,让一棵与另一棵连起来,像山与水连起来,路与路连起来,家与家连起来,连成了血脉相连的这一片村落。

这树,是立在路旁迎宾的那棵百年桑葚树,无人修,无人剪,安安静静地数着日子,风里雨里修炼出一副文艺范,开淡雅的花,结朴素的果,由内而外散发出一种空灵与澄澈,与自然共生,与村庄共美。如果有心,可以摸一摸桑树透亮的叶,触到一粒一粒的凹凸不平,就触到了季节醉人的心跳,摘一把桑葚,酿一壶果酒,不必花前月下,不必惊心动魄,不必气定神闲,任它沁入五脏六腑,发挥它补血、强身、益肝、补肾、明目的功效,自在地醉上一段时光。

“水满陂塘”。这水,是贺兰山分泌的乳汁,自山涧曲曲折折,蜿蜒而下,揽一方土地入怀,恪守一个母亲滋润与喂养的本分,流过夏商,流过明清,却如旧时女子,生儿育女,劳其一生,终是有姓无名。

大明时期,龙泉先民挥泪别过洪洞大槐树,步履蹒跚来到九龙岭安家落户,看上的,就是清清亮亮的一眼眼泉。春种秋收,放马牧羊,春天数过去,是九眼泉;秋天数过去,是九眼泉……于是,九眼泉水成了这片土地的标志,这地方就被人们叫了九泉子。九泉子,简单、直白,是家里娃娃多的那个年代,父母口中的小三、老四、五娃子一样的随意。

像惊蛰时分苏醒过来的冬眠动物,轻轻蠕动着,从地底下钻出来,不知是先被人发现,还是先被羊发现,就清清亮亮着,流进了村。村东一眼,村西一眼,不规则地分布,没有小名,更没有大名,只默默守着一个“泉”的姓氏,干净地流淌,滋养着无名的花,无名的草,无名的树,无名的鱼,无名的石头。

当第十眼、十一眼、十二眼泉水相继被发现,“九泉子”这个简单直白的名字也被改成了大气端庄的龙泉村。

十二眼泉水绕村,龙泉起伏出一曲巍巍,流淌出一调潺潺。所有的泉眼都有了属于自己的名字,吉鼠、勤牛、猛虎、玉兔、神龙、灵蛇、天马、喜羊、美猴、金鸡、旺财、猪福,十二生肖,十二美意,十二眼泉水把曾经寂寞清浅的光阴煮得沸腾了起来。

“倚东风、豪兴徜徉。”风,是清风,素指轻弹。弹一首勤俭持家,弹一首孝老爱亲,弹一首家和万事兴。山脊作弦,泉水配乐,这一曲高山流水已然演奏了几百年。

“小园几许,收尽春光。有桃花红,李花白,菜花黄。”这园,是枣园,是桃园,是杏园。世间所有树木都是女子,有故事,有心事,却不轻易吐露,只是不倦地与土地相拥,与季节相约。我喜欢看春天的龙泉桃花红、李花白、菜花黄的美景,更喜欢看大地之上,它们心事重重的模样,立在枝头,翘首张望,像等爱的女子,一脸的惆怅。这时候进得园内,踩一地落叶,攀扯那些沧桑的枝干,在枣儿杏儿桃儿最密集的地方或摘或摇,看它们欢天喜地扑向自己,那种收获的惊喜,无与伦比。

“远远围墙,隐隐茅堂。飏青旗、流水桥旁。”这围墙里,有聚香园,有幸福园,有大武口凉皮,有中医养生院,有一树一树的枣,一树一树的桃,一树一树的杏儿着了阳光的颜色,迫不及待地在风里招摇。

还有老磨坊。穿行在村里,仰首与“郭江老磨坊”的招牌相遇,满心的愉悦随之升腾,在那个遥远单纯的童年乡村世界里,一道碾盘,一座磨坊,一朵野花,一只虫子,都曾是温暖快乐的理由——和姐姐推着车,车上放一袋或两袋小麦,走在高低不平的乡村小路上,步履沉重。磨面的中年汉子远远看见,过来搭一把手,温暖就在乡情里荡漾了几十年。轰隆的声响,飞转的齿轮,守磨坊的少年摘下口罩,脸上方方正正的口罩印让我和姐姐窃笑许久,而他扛起小麦进磨坊时粗重的呼吸,深沉如昨。

一晃多年,许多美好都遗失在了乡村路上,成了纷扰红尘里的一把铁锁,偶尔会被打开,就像此时,与一块招牌邂逅,脚步未曾抵达,心先一步飞进了围墙,只是想象了一下老磨坊的模样,就已经感动了重回乡土的目光。

“偶然乘兴、步过东冈。”乘兴而来,依水而走,与一些纯朴中带着沧桑微笑的老人相遇,我向他们打探村庄的年龄,得到的答案不一。有人告诉我三百多年,有人说是五百多年,也有人只是笑而不语。岁月久远,生命不息,风纱蒙尘,最初的秘密已无从探寻,也就不必苦苦追问。人生的缝隙过于密集,很多时候,适当地留些空白也是好的。

山风掠过,日近黄昏。岁月的梵唱超度了远古的厮杀,薰衣草浪漫迷情的蓝紫、草莓深情爱恋的诱红与牡丹的雍容、南瓜的素朴以及哈密瓜的甜蜜心手相牵,引得蜜蜂蝴蝶翩翩起舞,俨然就是千年前诗人眼里“莺儿啼,燕儿舞,蝶儿忙”的缤纷模样。